首页 > 足球高手滚球 博客日记

江苏原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充当黑社会“保护伞”20年,专爱给孙力军送“小海鲜”行贿

22-01-17足球高手滚球围观36

简介 1月15日,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第一集《不负十四亿》开播,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成为专题片第一案。作为孙力军政治团伙关键人物的江苏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出镜忏悔,围绕在王立科身边的涉黑

1月15日,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第一集《不负十四亿》开播,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成为专题片第一案。作为孙力军政治团伙关键人物的江苏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出镜忏悔,围绕在王立科身边的涉黑内幕也随即被揭开。

上游新闻(报料邮箱:cnshangyou@163.com)记者梳理发现,王立科从上世纪90年代,在辽宁省北镇县任公安局副局长起开始为娄河涉黑集团保驾护航,成为娄河团伙最大的保护伞。在辽宁省公安系统任职期间,王立科结识了孙力军,第一次行贿金额就达100万元,由此发展成为孙力军的“自己人”。王立科收受贿赂数亿元,其中向孙力军行贿就高达9000多万元。

2021年12月29日,王立科因涉嫌受贿罪、行贿罪、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伪造身份证件罪被提起公诉。“对不起这身警服,对不起党组织,也对不起人民。”王立科忏悔说。


▲2020年10月24日,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王立科主动投案。图片来源/网络

父亲托关系进公安系统,靠行贿上位

1964年12月出生的王立科祖籍虽为山东蓬莱,但实际上他出生在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县,在三兄弟中排行老三。王立科的父亲常年经商,是当地首富,他一门心思想让三个儿子当官。

1980年参加工作时,王立科在北镇县建设局房管所担任房管员,还曾担任过北镇县自来水公司政工员。通过父亲的关系,王立科于1982年进入公安系统,成为北镇县广宁派出所民警。王立科的从警路顺风顺水——从基层民警到派出所副所长,再到北镇县公安局局长、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,其背后都有父亲活动的影子。

王立科的二哥王立维说:“当时我父亲觉得做生意很难,做官好像来钱比较容易,有升官发财这种理念。他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,大家都看着父亲的面子照顾我们,这对我们是有影响的。”

父亲的理念影响着王立科的从警动机,《零容忍》中提到,王立科一边利用权力帮多名老板办事,收受巨额贿赂,再用受贿所得继续行贿拉关系。他先是靠攀附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,被提拔为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、大连市公安局局长;之后在一次公务中,又认识了当时在公安部担任办公厅副主任的孙力军。

“我认识他的时候应该是2008年的下半年,他到省厅考察,觉得他是公安部领导,很年轻。”在王立科看来,孙力军岗位重要、上升空间很大,于是借各种机会拉近关系。2011年,他在孙力军到辽宁出差期间,首次送上一张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,正式成为孙力军团伙中的一员。

此后,王立科每年大概四五次到北京,每次都在装海鲜的盒子里放入30万元美金。

孙力军说,“他每年大概四五次来北京,每次都给我30万美金,放在一个小的海鲜盒里面。他每次来就说,我给你送点‘小海鲜’,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。”

王立科历年送给孙力军的“小海鲜”,到案发时累计折合人民币9000多万元。

孙力军也没有让王立科失望。2013年,49岁的王立科出任江苏省省长助理、公安厅厅长,这是他第一次跨省履新。两年后,王立科升任省委常委、省委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厅厅长,跻身副部级官员序列。

对于王立科的升迁,孙力军坦言:“他去了江苏当副省长、公安厅长,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这一路我都提供了帮助。我把他当作自己人。”


▲王立科向孙力军行贿9000多万元,成为孙力军团伙的主要成员。图片来源/央视截图

充当娄河涉黑团伙“保护伞”20年,收取贿赂8000多万

2020年10月24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:江苏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在2021年9月22日,对王立科的双开通报中提到,王立科长期为黑恶势力充当“保护伞”。

长期有多长?在王立科从警的35年里,仅为北镇娄河涉黑团伙充当保护伞的时间就长达20年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报道中提到,娄河是辽宁大河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大河集团”)创始人、董事长,生于1965年11月,比王立科小一岁,二人同为北镇县人。娄河早年在锦州靠开赌博机发家,受到过王立科的保护。那时娄河生意就赚了上亿元,后来,娄河还垄断了辽西的沙子生意——锦州大凌河、小凌河的沙子一度都被娄河垄断。

有关两人的关系交织,始于上世纪90年代。当时,王立科在家乡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县担任公安局副局长,结识了在当地“捞偏门”的娄河。此后20多年里,娄河从最初经营赌场,到发展成为暴力为祸当地的涉黑组织,再到发家后表面“洗白”转入地下,一路仰仗王立科的庇护,娄河累计送给王立科财物达8000多万元。

《零容忍》中提到,上世纪90年代初,娄河在北镇开设多家赌场、娱乐城,就开始向分管治安的王立科行贿。当地民警曾接到举报想调查娄河,被王立科制止并严加训斥;省里市里有打黑行动,王立科就提前给娄河通风报信;他还滥用警权帮娄河打压竞争对手。曾有另一名涉黑组织成员李某向娄河叫板,王立科应娄河请托重点侦办,打击了李某的势力,壮大了娄河的声势。

有了王立科撑腰,娄河有恃无恐,势力迅速壮大。1998年,他投资建成大河酒店,并在酒店内常年开设赌场,豢养打手。该组织成员数十人,多年来涉及故意伤害、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等刑事案件80余起,治安案件30余件。

2002年6月,娄河在王立科出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当月,便成立了大河集团,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、矿业能源、农业生产、旅游观光、餐饮酒店、影视娱乐、国际贸易及金融服务等业务。随着职务晋升,王立科担心被娄河影响了仕途。2009年王立科出任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,娄河也紧随其后,到大连拓展业务,还曾担任过大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管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报道中提到,在王立科主动投案前不久,他曾专程从南京回过一次锦州北镇老家,与娄河见过一面。此后,娄河变得更加心神不宁,甚至有人称在深夜时,见过娄河在大河集团办公楼前独自踱步。不久,他便离开了锦州。

2020年11月17日,在王立科主动投案大约3周后,娄河在吉林省落网。辽宁省公安厅工作人员田彪说:“我搞这些年涉黑案件,像王立科跟娄河之间关系密切到这种程度、当‘保护伞’这么死心塌地,还是很少的。”


▲王立科在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中出镜忏悔。图片来源/央视截图

辽宁江苏多名政法干部被查,王立科涉四宗罪被公诉

中央纪委监委官方网站显示,2021年7月27日,已经退休的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文喜被立案审查调查。8月23日,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。两人都曾为王立科的直属领导。此外,锦州政法系统的多名人员也相继被调查,多人曾为王立科下属。

在江苏,2020年7月31日,已经退休两年的江苏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、刑事侦查局原局长罗文进落马。2021年4月30日,江苏省公安厅原二级巡视员王永生被查。两人都与王立科有过密切交集。

2021年9月22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:经中共中央批准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江苏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。

通报中提到,王立科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,从未对党忠诚老实,政治上毫无原则,丧失“四个意识”,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,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投机、攀附贴靠,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;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特权思想严重,生活奢靡腐败,违规长期占用公车和办公用房,长期安排多名公职、现役人员为其及家人提供服务;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,篡改、伪造个人档案,卖官鬻爵,严重破坏任职地区政法系统特别是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;纵容、默许亲属利用其职权谋取私利,腐化堕落,大搞钱色交易;贪婪妄为,为牟取不正当利益向他人贿送巨额财物,肆无忌惮大搞权钱交易,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、贷款办理、职务调整等方面为他人谋利,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,长期为黑恶势力充当“保护伞”。

王立科严重违的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,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、行贿犯罪等,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,性质特别恶劣,情节特别严重,应予严肃处理。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,决定给予王立科开除党籍处分;由国家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;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;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,所涉财物一并移送。


▲2021年9月22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,王立科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,从未对党忠诚老实,政治上毫无原则,丧失“四个意识”。图片来源/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2021年12月,因涉嫌受贿罪、行贿罪、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伪造身份证件罪,王立科被依法提起公诉。这名“老政法”成为十九大以来,第一个落马的省级政法委书记,也是十九大以来首个主动投案的省级政法委书记。

对于王立科的落马原因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称,王立科从一开始,就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,从未对党忠诚老实。分析他的家庭背景和成长轨迹,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,他为什么会形成如此扭曲的价值观。所有问题的根源,还是在于理想信念的“总开关”出了问题。

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Tags:

相关文章

本站推荐